您所在的位置:医购贷>正文

投资人傅盛和CEO傅盛:我现在追求的你可能都不太信

聚行业--医购贷 tech.ifeng.com   2017-11-20 21:05

医购贷-全文略读:傅盛说,猎豹天和很多公司的水平业务都在一个水平线上,但是市值差别很大的时候,他认真学习了很多新的东西,包括线下、产业这些东西,这都是以前她所没有接触过的。“在做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,这是一个挺好的状态。我已经开始比较享受这个过程了。傅盛说...

 

医购贷--投资人傅盛和CEO傅盛:我现在追求的你可能都不太信

 

2008年,离开360的傅盛正处在苦闷时期,经纬张颖向他伸出了橄榄枝。傅盛因此在经纬做了一年的投资副总裁,但他一心想着创业,要证明自己。

 

2009年,傅盛离开经纬创建了可牛,再后来,可牛与金山安全合并,改名猎豹移动,并于2014年5月8日,在纽交所挂牌。上市,对于傅盛来说,就是与过去正式告别了。

 

“你的诅咒被解除了,你的心理压力被释放了。你会重新思考整个人生目标,看世界的方法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。”他曾这么对我说上市的影响。

 

上市带来了充足的现金流。他曾对朋友感慨,人真是人穷志短,上市前心里想的就是怎么做才能够让猎豹真正地生存下去。现在,生存不是问题了。但钱怎么花,是上市公司必须要面对的另一个问题。

 

2017年11月,随着Musical.ly、Yeahmobi、编程猫等项目的收购和融资事宜的曝光,人们忽然发现,过去两年傅盛和猎豹移动悄悄布局投资了众多的创业公司。

 

似乎,傅盛又回到了张颖曾给他指的道路,做一名投资人。

 

然而,傅盛却不是这么想的。

 

“我要让猎豹成为这个行业甚至在这个星球上伟大的公司之一,投资的本质就是以猎豹为核心,把这些东西连接起来,建立一个生态和联盟。猎豹不会变成一家投资公司,要有非常核心强壮的业务。”他说。

 

从项目上看,猎豹投资的大部分和自己的主营业务,工具和AI(人工智能)相关,比如做手机桌面系统的魔秀科技、智能健康的云麦科技、少儿编程教育编程猫、移动效果广告营销的Yeahmobi、猎户星空等。

 

而这些项目的创业者大部分为90后的年轻人。傅盛说,投资他们,可以帮助自己理解这个时代,不错过大赛道。从做工具的清理大师,到布局AI,正是从这些投资项目里得到的启发。

 

“我不认为创业和投资有什么本质区别。你要做一个好的CEO,你同样要理解行业,要看足够远。”傅盛说,本质上,他没有花什么时间在投资上。他投资还是基于对未来的理解。

 

他看了纪录片《美国商业大亨传奇》,认识到,做企业还是要回到商业规律。移动互联网初期,做好一个产品就能创办一家好的公司,但后面就要看公司的战略。就像卡耐基、摩根斯坦利,他们从铁路跳到石油,跳到电力,最后的商业王国都是各种业务互相交错的。

 

经历创业、出海、上市后,傅盛又回到了出发点。这不是倒退,而是另一种事业的进步。

 

“我觉得,我和猎豹最大的成长就是理解了‘进化’本身。”傅盛在跟张颖的一次对话中说,你没有办法去避免一件事情的发生;或者你不可能只是把一件事情做好,其他事情就会因此更好。有时候,过去的经验实际上是未来一些发展的阻碍,要学会更快地重新清空,然后去到下一个阵地上。投资带来的成功

 

 “我当时想的特别简单,(Musical.ly)创业做不好,他们还可以到猎豹来上班。”傅盛说。

 

2014年底,傅盛和罗辑思维联合搞了一个创业孵化平台,名字叫傅盛战队,嘉宾包括了《罗辑思维》创始人罗振宇、 YY CEO李学凌、58 CEO姚劲波。五天时间里,傅盛战队收到了9063份申请。

 

2015年1月7日,在北京七七剧场举行,傅盛战队举行了决赛,现场诞生5强,分别是蹲点——互联网早餐品牌、医号线——移动医疗大数据平台、编程猫——少儿编程教育、汽车我知道——汽车广播自媒体和Double Date——校园社交应用。

 

musical.ly没进前五名。这也不能怪傅盛,因为评委还有一群天天做社交软件的,包括姚劲波、罗振宇,大家投票都觉得这东西不太容易成。

 

Musical.ly,在产品形态上类似小咖秀的美国版。猎豹投资部觉得这个项目不错,傅盛下载后用了几次,还是不确定到底能做起来。包括马化腾、李学凌看了,都觉得这个产品火不起来。不就是对口形吗?小咖秀在中国火,在美国还能行得通吗?

 

当时Musical.ly下载量还非常少,创始人阳陆育已经创业过两次但都没有成功,积蓄都快花光了,眼看要弹尽粮绝。

 

怎么办呢?傅盛说,实在不行投你们吧,万一公司倒闭了到猎豹来工作三年。他觉得,Musical.ly产品的交互做得不错,又是出海项目,可以试一下。实在做不好,他们还可以到猎豹来上班,帮猎豹做社交的产品。

 

在这背后,是傅盛基于猎豹全球化的成绩和经验做出的判断。

 

从 2012 年发布猎豹清理大师开始,五年的时间内,猎豹已经成长为国内互联网公司出海的领军者,开创性地实现了用户、产品和商业的全球化。截至 2017 年第二季度,猎豹移动已经在全球积累了近 6 亿的月度活跃用户,其中 77% 以上来自以欧美为主的海外市场,连续六年收入高增长。

 

“全人类的底层需求都是一样的。以前美国的模式复制到中国能成功,我觉得今天中国的模式复制到美国,也能成功。”傅盛想。当初,正是这句话说服了他自己,让猎豹做了清理大师,进军国际市场。

 

2015年4月,猎豹移动投资Musical.ly天使轮及A轮,各轮投资金额共500万元。而在这之前一个月,猎豹移动投了编程猫种子轮,还投了全球移动效果营销服务商Yeahmobi。

 

“没想到它生生的就火起来了。”傅盛说。两年过去,Musical.ly成为了美国青少年10岁以下最大的应用 APP,日播已经过了1000 万。

 

Musical.ly给傅盛和猎豹带来了意想之外的成功。

 

由于Musical.ly增长非常快,傅盛就在想,原来不仅工具可以全球化,一个上海的20个人的小团队做的内容项目也可以全球化。于是,猎豹推出了以美国市场为主的直播平台Live me。

 

而Live.me 一经推出就受到了美国青少年的欢迎,稳居 Google Play 美国社交畅销榜榜首,半年的时间,先后获得 1.1 亿美元的融资。

 

2017年11月10日,猎豹宣布,今日头条收购Musical.ly,并将旗下产品抖音与Musical.ly进行合并。2天前,11月8日, 猎豹移动与今日头条在个性化内容和社交直播领域达成战略合作,今日头条参与猎豹移动子公司Live.me B轮融资,投资Live.me 5000万美元,并以 8660 万美元对价收购猎豹移动旗下新闻聚合平台 News Republic。

 

今日头条对Musical.ly的收购,不仅让猎豹移动收获了1.7亿美元,巩固了现金储备,也加固了猎豹移动与今日头条的内容出海战略联盟。

 

差不多同一时间,当年傅盛战队五强项目编程猫也宣布完成B轮1.2亿元融资。猎豹作为天使投资者并连投四轮的这家创业公司,目前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儿童编程教育平台。

 

人们忽然发现,过去两年里,傅盛和猎豹悄悄做了很多投资布局。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猎豹投资的公司超过40个,以Musical.ly 和编程猫为例,这些投资项目大多都获得了数倍的回报率。

 

2015年9月,傅盛战队升级为紫牛基金和紫牛创业营,专注于早期创投。傅盛邀请了张泉灵来负责基金事宜,创业导师包括李学凌、罗振宇、张颖、姚劲波、徐小平、苏芒。

 

紫牛,来自傅盛早期读过的一本书,雅虎全球副总裁赛斯·戈登所写的《紫牛》。书中对紫牛的描写让他印象深刻——漫山遍野的黑白奶牛,如果出现一头紫色奶牛,只要一次,足以令人过目不忘。没错,紫牛就是独特性。

 

不完全统计,紫牛基金投资了楚山创新(Pre-A轮)、年糕妈妈(天使轮、A轮、B轮)、Less&More(2014万人民币,A轮)、光和数字(天使轮)、家有学霸(Pre-A轮)等。

 

“时代总是在不断的变化,大家的成长、生活背景完全不一样,没办法真的理解年轻人。”傅盛说,自己做投资,是因为不懂年轻人,但又想抓住、参与这个时代。用自己的经验去帮助年轻人,跟着他们一起去看这个世界,这很有趣。

 

互联网核心竞争已经基本结束,下一个阶段互联网即将像水和空气、道路和桥梁一样进入各个细分领域。这样的时机下,创业项目将大量涌现。傅盛就想创立一个基金和训练营,为最早期、最迷茫的创业者提供资金、资源和经验。

 

在这种理念下,傅盛和猎豹移动投了很多年轻人的项目,包括编程猫、云麦科技、飞拍和威基金。

 

云麦科技创始人汪洋是90后,傅盛和明势资本一起成为云麦科技的天使投资人。云麦科技专注于健康类智能设备和大数据挖掘,2017年5月,完成近千万美元B轮融资。傅盛说,自己投云麦,看中的正是90后的汪洋对于智能硬件行业领域独特的嗅觉和观察。

 

“我们还在硅谷投了基因和做火箭的公司,我现在也想,我是不是被创业耽误了的投资人。”傅盛开玩笑说。

 

傅盛和猎豹在投资上的高命中率,也许和他在经纬那一年的经历有关。

 

2008年,傅盛从360正式离职后,张颖邀请他去经纬创投做投资副总裁。但那时候,他一心想要创业,证明自己,在经纬呆了一年也没投什么项目。

 

“其实,我觉得投资有一个重要的作用,能够帮你看到各个行业的信息的变化。能够让我们去理解年轻人看未来会是什么样子,一定不要错过大的赛道吧。”

 

傅盛对投资回报本身并不在意。之前,有个熟悉的投资人来问我水滴的情况,我感到惊讶,傅盛和他们的基金走得很近,但并没有去刻意促进下一轮融资。“我们的投资主要是根据猎豹做一些布局,所以也不能说我是一个社会投资人。”要让猎豹成为伟大的公司

 

傅盛曾跟一个朋友感叹,人有时候真是人穷志短,上市前,心里想的就是怎么做能够让猎豹真正地生存下去。

 

上市后,生存不是太大的问题了,梦想开始变得比生存重要得多。

 

“我觉得我是在一个过渡时期,我现在追求一些,你可能都不太信,但是我是在追求一些更人性,就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满足感。”他对张颖说,至少自己认为,对所谓的影响力都不太介意了。

 

按照傅盛的规划,未来3到5年,猎豹的战略比较清晰的分为两部分。一部分是以传统移动互联网为核心的业务,包括游戏、Live.me本身的广告变现。另一部分是AI(人工智能)。

 

在AI上,猎豹投入的比较早,包括投资猎户星空,以及自己的研发,形成了其在AI上的布局。猎户星空的语音识别率和数据积累方面,都是业内领先者,跟小米、跟喜马拉雅都有合作。

 

“我觉得三五年之内,猎豹在这方面一定要找到突破点。”傅盛相信,三五年内,猎豹基于AI的机器人产品、智能硬件产品都会陆续推出,公司也会朝着软硬一体化的方向去发展。

 

“大家也听到我们说要做机器人。因为机器人这件事情可能会很烧钱,所以初期我们会采取投资的模式做,但是最后一定是人工智能的时代。”傅盛说,单纯从猎豹移动的清理大师身上,他是不会想到这一层的,但是,正是投资了编程猫等项目,让他很早就开始强调AI。

 

从 2016 年开始,AI火到现在。

 

据统计,2017年上半年,共有 120 家以上的AI公司获得超过 230 亿元融资。AI 在大众认知上的成功,要归功于谷歌的AlphaGo项目。然而,AI行业也和AlphaGo一样,面临一个困境:短期内成本高昂、无法大规模应用并获得回报。

 

AI的突破点在于落地的场景/让AI真正发挥作用,比钻研技术本身更重要。傅盛认识到,从落地上来,AI也是一种工具。用人脸识别去做支付,和用清理大师管理手机,没有本质的区别。

 

一系列内外部调整后,猎豹聚焦A。但凭什么能做成?

 

“我觉得未来在AI这一件事情上,它特别符合我的一些特质。它是技术和产品的结合,又是一个工具化的东西。”在接受张颖采访时傅盛说,虽然AI要软硬一体,但是本质没变,还是工具。所以做这件事情的时候,每次讨论起一些产品的时候,傅盛都会挺开心挺兴奋的。

 

“我相信我们的产品有很大机会做得不错,而且最后能够大卖。”傅盛说,猎豹天和很多公司的水平业务都在一个水平线上,但是市值差别很大的时候,他认真学习了很多新的东西,包括线下、产业这些东西,这都是以前她所没有接触过的。“在做自己最喜欢做的事情,这是一个挺好的状态。我已经开始比较享受这个过程了。傅盛说。

 

认识到这一点的傅盛,开始重新审视“工具”的潜力。

 

傅盛认为,要通过AI获取流量,最后还是要通过广告这样的商业变现手段。而猎豹过去在流量方面积累了大量的经验,也非常有效,包括Live .me、游戏这样的内容。

 

一直以来,像Live.me、工具、游戏等业务收入稳健,也在持续产生利润,算是猎豹的根据地。

 

而2017上半年手游榜单(App Annie iOS & Google Play)显示,猎豹移动旗下的多款游戏表现突出,《滚动的天空》、《钢琴块 2》、《跳舞的线》、《点点冲刺》在美国上半年 iOS & Goolge Play 排名均进入 TOP50。据悉,猎豹正在加紧新游戏的开发,并且尝试从轻度向中度延伸。

 

“我们游戏,现在每天有一百多万的新用户增长。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其实有很多数据,对AI的技术演进是非常有效的。”傅盛说。

 

比如猎豹的人脸识别技术,在微软的百万名人识别大赛中获得一等奖。Live.me每天产生很多人脸图像数据,猎豹机器进行识别,投入力量非常小,但是效果很好。猎豹还在海外做英语语音训练,语音找文字这样的事情。猎豹在海外还有一个输入法Cheetah Keyboard,不到一年时间已经拥有几千万用户了。“这都是我们和AI能base的点。”

 

傅盛觉得,如果把AI的产品做好了,就是猎豹全球化的基础。五六年之前,傅盛想清楚猎豹要做国际化,不仅是看到工具的这一个点,也看到了全球化的趋势。

 

今天的国际市场,和猎豹刚开始出海时已经不一样了。猎豹做清理大师时,全球处在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,今天这种红利已经消失了。要单凭一个App去攻克欧美市场,已经变成了困难的事情。

 

傅盛看商业纪录片《美国商业大亨传奇》,发现卡耐基、摩根斯坦利的业务,也是在不断的演技,从铁路跳到石油,跳到电力,最后的商业王国都是各种业务互相交错的。

 

做企业,还是要回到商业规律。移动互联网初期,做好一个产品就能创办一家好的公司,但后面就要看公司的战略。

 

“所以,我是觉得我们先用投资的方式去完成对机器人的布局。”未来一定会使得猎豹变成以 AI 为核心的新的联合体,完成猎豹在 AI 上的弯道超车。

 

“我要让猎豹成为这个行业甚至在这个星球上伟大的公司之一,猎豹不会变成一家投资公司,要有非常核心强壮的业务。” 傅盛说。仍然保持着一股冲劲

 

傅盛年轻时很少运动,觉得枯燥无聊,减肥时逼着自己动。2014年3月的一次会议后,他从广州骑车到珠海,全程130多公里。对爱运动的人来说,这不算什么,但那时候他还是一个近200斤、从不跑步的人。

 

张颖是另外一种人,喜欢骑摩托,去人迹罕至的地方。傅盛说,那多危险,你干嘛不开车。张颖说,骑在摩托上,看世界的角度完全不同。

 

现在的傅盛,慢慢喜欢上了骑自行车,有段时间,天天骑单车去上班。但他还是很谨慎,他总在半夜分享美食,张颖问他为什么?他说在故意制造假象,让对手觉得自己没在努力工作。

 

可以看得出,过去在杀毒市场上的战争,仍让他心有余悸。据说,那个时候,猎豹每次要发新产品,对手总能得到消息,并提前做出来。

 

在张颖的怂恿下,傅盛跟着经纬出行参加了今年的火人节。傅盛说,那一次让他的认知发生了新的变化。

 

每年9月,成千上百的派对爱好者从全球各地赶往华达州的黑岩沙漠,参加火人节。他们身着奇装异服,在白天近50度的沙漠里搭建起一座临时城市,进行艺术、音乐和奇异表演,8天之后,再一把火烧掉自己搭建起来的一切。

 

傅盛看着眼前的一切,自己和自己对话。他想,为什么自己在面临一些业务出现困难,或者说增长不如预期的时候,没有去采取一些更大更好的调整方式?他觉得,这是自己以前对自我认知不足造成的。

 

傅盛说,猎豹今天的市值肯定是远没有达到自己的期望,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为什么呢?因为过去的自己太片面追求市值、追求收入,把整个猎豹的战线拉得过长。而有些业务不达标,又不能狠心去做一些组织结构的调整。其实这就是他真正面临的问题,“我不太喜欢去面对冲突。”

 

“火人节给我最大的感悟是,几万人到一个空旷的沙漠建起一个城市。每个人在建起这个城市的时候,我突然感受到这是大家在和自我对话。”傅盛对张颖说,要去理解自己,甚至改造自己。

 

他看Ray Dalio 的《原则》(Principles),觉得讲的也是同样的道理。你是机器的使用者,你也应该是他的设计者,但是很多时候,人们只是把自己当成使用者。

 

“我觉得,我和猎豹最大的成长就是理解了‘进化’本身。”傅盛说,你没有办法去避免一件事情的发生;或者你不可能只是把一件事情做好,其他事情就会因此更好。有时候,过去的经验实际上是未来一些发展的阻碍,要学会更快地重新清空,然后去到下一个阵地上。

 

猎豹身上有一些明显的时代烙印,做PC安全的时候,行业里已经有领头羊。猎豹做得非常辛苦,才找到了海外移动工具这一条路。现在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正在消失,所以,猎豹要朝着第三条路出发,就是AI base的这样一些场景落地。

 

而在熟悉的人看来,傅盛还保持着一股冲劲。

 

年中,腾讯组织了一次被投公司CEO交流会,傅盛、美团点评CEO王兴、快手CEO宿华、水滴CEO沈鹏、每日优鲜CEO徐正都参加了。有一个活动是赛艇,徐正没有参加,选择在岸上做啦啦队,他印象特别深刻,傅盛那一组得了第一,手都磨破了。晚宴的时候,他看见傅盛手上横七竖八的贴满了创可贴。

 

“他不相信重在参与。他说只有全程全力以赴了才能体会到最有价值的东西。”沈鹏说。

 

沈鹏和傅盛也都是混沌创业营第二期的学员,被分在了一组。有一次戈壁徒步,两天六十公里。大家原本抱了重在参与的心态,但组长傅盛一上来就给大家统一了思想,要拿第一。

 

一路上,他不断的组织大家讨论策略,评估每个人的体力,谁来背行李,谁来怎么样,不停的取长补短来调整队姿,最终成了最先到达终点的那一组。

 

显然,傅盛正在表现出更多的领导能力。

 

也是因为这次走沙漠,傅盛与彤程公益基金会的发起人张宁一起参与了水滴A轮的融资。沈鹏说,公开融资信息的时候,由于是腾讯和蓝驰创投领投,傅盛说他不介意公开不公开他个人投了,没必要专门突出他,默默的当个雷锋也挺好。“他说他是借的钱,舍不得卖猎豹的股票。”

 

我问傅盛,上市的时候人们会说产品经理傅盛,现在人们也可能会说青年导师傅盛,你更希望自己是什么样子的?

 

“做酷酷的产品的产品经理。”傅盛回答道。好文钦佩喜欢泪奔可爱思考

 

84
标签: